<dl id="tcri3"></dl>
    <li id="tcri3"><s id="tcri3"></s></li>

      <dl id="tcri3"><ins id="tcri3"><thead id="tcri3"></thead></ins></dl>

    1. 資本涌入電子煙不被看好,或只是風口間隙的短暫替代品

      北斗瞳 · 2019-03-11 18:30:18 ·深度

      在人工智能、共享經濟、區塊鏈等概念逐漸消退之后,互聯網市場中游離的資本正在尋求下一個風口,此時,早已存在多年卻鮮少有人關注的電子煙,一時間被推到舞臺中央,成了炙手可熱的創業新趨勢。前錘子科技二

      在人工智能、共享經濟、區塊鏈等概念逐漸消退之后,互聯網市場中游離的資本正在尋求下一個風口,此時,早已存在多年卻鮮少有人關注的電子煙,一時間被推到舞臺中央,成了炙手可熱的創業新趨勢。

      資本涌入電子煙不被看好,或只是風口間隙的短暫替代品

      前錘子科技二號人物朱蕭木在離開錘科后,推出福祿電子煙品牌,羅永浩還曾在“聊天寶”發布會上為之站臺,不久之后,有媒體爆料羅永浩現身深圳某電子煙品牌總部,印證了老羅也有意進入電子煙領域再創業。因為羅永浩的名人效應,以及進來錘子科技的變故,讓人們注意到電子煙這個本不太新鮮的“新”行業上來。

      2018年以來,據不完全統計,已經有超過10家電子煙初創品牌獲得融資,融資金額大多在千萬元級別以上,其中,iJOY愛卓2018年5月獲得3億元A輪融資,也創了電子煙初創品牌融資額之最,不過,電子煙到底是真風口,還是只是創業人和投資者在經濟下行區間一種過渡的手段,現在來看,還不甚明了。

      一些電子煙從業者曾向科技訊透露稱,由于電子煙品牌啟動資金需求低,產業鏈又相對成熟,相關監管并不完善,以及當前一些投資機構手中資金不充足的綜合情況下,拿出一部分來押寶電子煙初創品牌,短期內有利可圖。

      但是也有業內人士表示對電子煙在國內市場的發展并不看好。

      一方面,電子煙本身并非什么新技術新產品,自2003年韓力發明的電子煙“如煙”問世以來,十多年間電子煙的技術并沒有得到革命性發展,依靠煙油以及加熱不燃燒式兩種模式模仿傳統卷煙產生煙霧的香煙替代品,名義上可以幫助吸煙者戒除煙癮,但實際上,除了過濾掉傳統煙草中的焦油、以及其他一些有害物質之外,真正讓煙民成癮的尼古丁等成分,并沒有被濾除掉。

      資本涌入電子煙不被看好,或只是風口間隙的短暫替代品

      不少吸煙者想要戒煙時曾短暫使用電子煙作為替代品,但是據非正式調查,大部分依靠電子煙戒煙的人,短時間內都會復吸傳統卷煙,一是因為對煙草的依賴性并未因更換電子煙而解除,反而因為電子煙“勁兒不夠”,導致吸煙者從新回歸傳統卷煙的懷抱。真正依靠電子煙戒煙的人并不在多數,此外,大部分真正戒煙成功的人,也并非使用電子煙過渡。

      “戒煙先戒心”,一位吸煙史近20年,成功戒煙三年的老煙民表示,“戒煙就像戒毒一樣,戒的是癮,你讓一個吸冰毒的,換吃搖頭丸來戒冰毒,這不是開玩笑嘛?”

      另一方面,從資本角度而言,逐利的本質驅使大家近期內扎堆電子煙的原因,是因為美國JUUL電子煙公司,3年拿下美國72.8%的電子煙市場份額,競爭對手市場份額不足10%,2018年底,萬寶路母公司Altria以128億美元拿下其35%的股權,讓這家電子煙公司估值達到380億元,而JUUL公司也毫不吝嗇,拿出20億美元分給1500名員工做2018年的年終獎,平均每名員工拿到了150萬美元的獎勵。這一消息對于因市場下行而被低迷氛圍籠罩的國內創業市場無異于一針興奮劑,在共享經濟、區塊鏈等概念失靈之后,電子煙正成為投資界下一個瞄準的蛋糕。

      資本涌入電子煙不被看好,或只是風口間隙的短暫替代品

      不難發現,美國無論從人口總數、吸煙者數量以及煙草市場規模上來說,都與中國市場相去甚遠。據世界衛生組織數據顯示,2018年全球約有11億煙民,其中中國煙民數超過3億。另外,根據中國煙草總公司官網發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煙草行業實現利稅總額11556.2億元,上繳國家財政總額10000.8億元。而據國家稅務總局網站公布信息顯示,2018年稅務部門組織稅收收入137967億元,也就是說,中國煙民為國家納的稅占了總數的1/14。

      面對如此巨大的市場前景,以及國外市場的強力刺激,資本涌入電子煙也就不足為奇了。不過也有投資人表示,從長遠來看,電子煙并不是一筆好生意。首先從產品本身來說,目前市面上的產品,大多來自深圳等代工廠貼牌出售,同質化嚴重,可替代性強,并且產品本身在技術上可想像的空間也十分受限,短期內很難有重大的顛覆性的技術突破,這也就意味著在國內市場上,很難出現像JUUL那樣趨于壟斷的品牌,除非再像出行行業那樣不計后果的燒錢補貼,但是從共享經濟泡沫破裂之后,國內大批依靠燒錢的項目都很難再吸引投資人了。

      從用戶角度來說,電子煙一直以來都是打的健康牌,主要是向吸煙者出售,隨著國民整體健康意識的提高,煙民數量整體大幅上升的可能性不大,如果電子煙為了利益去延伸到非吸煙人群,這顯然有悖產品初衷,無論從產品本身還是監管層面,都會受到約束。

      資本涌入電子煙不被看好,或只是風口間隙的短暫替代品

      說道監管,雖然目前電子煙行業相關法律法規還不夠完善,甚至對于電子煙的分類都還十分模糊,但是隨著資本的涌入,產品數量的激增,已經開始引起監管部門的重視。香港地區今年擬全面禁止電子煙,杭州、深圳、張家口等地,也準備將電子煙納入禁煙范圍,可以說在可以預見的將來,電子煙或將和傳統卷煙一道,成為被禁止的對象。此時如果大力投入發展電子煙,并非是最好的時機。因此不少投資機構對于今年電子煙領域的投資,還是秉持觀望態度。

      因此,無論是對于投資者還是創業者而言,電子煙很有可能只是上一個風口落地,下一個風口起飛間隙的一個轉瞬即逝的過渡期,甚至悲觀一點來說,以目前國內的市場環境來看,想要打造一個國產版JUUL,可能性微乎其微,在中國,傳統卷煙仍然是相當一段時期內,無可替代的主流,這一波電子煙創業熱,不出三年將會無人問津,迅速被下一個風口所取代,資本來得快去得快,最后受傷的,或許只是那些因好奇而嘗試了毫無質量保證的煙油的煙民們。


      免責聲明:本文來自自媒體,不代表科技訊的觀點和立場

      您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精彩推薦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